前浪奔后浪流39岁的金像奖“滔滔江水永不休”

今日下午,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以线上直播的方式,由金像奖主席尔冬升直接公布获奖名单,全程不过12分钟。其中,《少年的你》囊括8个奖项,成为本届金像奖的最大赢家。

本届金像奖的作品质量颇高,在票房和口碑方面都有着不错的表现。易烊千玺、周冬雨、古天乐和郭富城等人的入围,也让其在关注度上有了一定保障。

奖项颁出后,“周冬雨金像奖最佳女主角”“金像奖获奖名单”“易烊千玺金像奖最佳新演员”等词条便迅速冲上热搜,在短短的时间里吸引了大量网友的关注。

其中,最佳男女主角的归属与“前浪”“后浪”等热词关联起来,也颇为贴切合。

最佳男主由太保摘得。他是一位实打实的“前浪”,从影30余年,曾在2000年夺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。

太保在《叔·叔》中饰演一位老年的同性恋者,面对传统道德与新生的同性之爱,他演绎得平实而克制,却给人以巨大的心理触动。此番获奖可谓实至名归。

太保在接受港媒采访时说:“感谢香港金像奖评审在我心中,铺了一条长长的红地毯,为我的绿叶人生增添色彩”

另一位最佳男主角的入围者易烊千玺则收获了最佳新演员,成为首位获得金像奖最佳新人的内地男演员。

他则是一位名副其实的“后浪”,参演《少年的你》时年仅17岁,获奖时也不过20岁,却凭借着“少年老成”的特质将《少年的你》中的小北这一角色塑造得入木三分。

虽然易烊千玺错失最佳男主角,但“最佳新人演员”这一奖项也标志着他的演技获得了业界认可。对于新人演员来说,这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影后的获得者周冬雨在《少年的你》中,饰演遭受校园霸凌的高三学生陈念,她身上那股隐忍而不失倔强的气质贯穿始终,令人过目不忘,而周冬雨在几种不同情境下的哭戏更是征服了观众,也打动了评审。

周冬雨获得这一奖项之后,成为继周迅、章子怡之后第三位获得金马奖和金像奖双料影后的内地女演员。

考虑到内地演员参加金马奖依旧遥遥无期,以及金像奖特有的“排他性”,这一殊荣在短时间内可能很难再在其他演员身上出现。

此前,她曾凭借《孤男寡女》入围第20届,《同居蜜友》《瘦身男女》《钟无艳》入围第21届,《长恨歌》入围第25届,《高海拔之恋Ⅱ》入围第32届,《盲探》入围第33届。这一次她又带着《花椒之味》《圣荷西谋杀案》两部作品参与竞逐,却再次铩羽而归,令人惋惜。

而曾在出道时有着“港版周冬雨”之称的蔡思韵,也在与周冬雨的较量中败下阵来,却体现了香港电影人在“后浪”中的传承和接续。

曾国祥是新一代香港导演中的代表性人物,他的早期作品深受香港本土电影的影响,北上之后又汲取大陆电影的营养,拍出了《七月与安生》《少年的你》这样文艺与市场兼备的电影。

除此之外,《少年的你》还包揽了最佳影片、最佳编剧、最佳摄影、最佳服装造型设计、最佳原创电影歌曲等多项大奖。

不过,从舆论的反馈来看,人们对《少年的你》获得最佳编剧奖项颇有微词,甚至一度将“东野圭吾”的名字顶上了热搜,认为他才应该去领奖。

看来,《少年的你》上映时的“融梗”争议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,反而在获奖时又一次被网友翻出,也让这部电影荣耀时刻有了些许不圆满。

另外,本届金像奖将往年的“最佳两岸华语电影”改为“最佳亚洲华语电影”,该奖项的评选范围从两岸扩选到了亚洲。

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斩获此殊荣。尔冬升也在直播中向已故的导演胡波致意,并希望有机会能亲手把奖杯交给他的家人。

不管怎样,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已然落幕,线上颁奖虽然来得干脆利落,能够让人们的讨论度在短时间内达到高峰,但也因为电影人无法现场领奖而留下了不少遗憾。

对于他们来说,实体颁奖礼的仪式感,乃至在现场接受同行的掌声,可能是对过去一年努力的最佳回报。

事实上,不只是香港电影金像奖,全球范围内的电影节都在一定程度上遭受了疫情影响,被迫延期甚至直接取消。

回望SARS入侵的2003年,金像奖依旧未在线下缺席,其中四大天王同台演唱《当年情》悼念张国荣的环节至今令人印象深刻,也让观众在颁奖礼上看到了香港电影人的团结精神。

而今,疫情的影响更甚于往昔,电影的未来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。此时的奖项对电影人来说,既是荣誉,也是希望。

尔冬升在谈及这一问题时表示,虽然目前无法估计颁奖礼的补办措施,但已经有了初步想法:一是在第40届金像奖记者招待会时补办;二是在第40届金像奖前一个星期六举行另一个仪式,但底线届颁奖礼之前完成这项工作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psjcj.net/,金像奖获奖名单